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花 指间沙

水接西天雾里花,云飞鹤舞似仙家,暮山如酒游人醉,一曲狂歌动晚霞

 
 
 

日志

 
 

天花板上有个洞  

2007-05-01 04:00:24|  分类: 绿炎——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花板上有个洞

 阳光暖暖地照着我,现在你在做什么

 

  学校里有两乘电梯,每一层楼的电梯口都被贴上了一张很显眼的打印纸“请学生不要坐电梯”,并且被人很顽强地把每一层的“不要”给撕掉了。因此,在校领导的邀请下,我便从第一天起养成了乘电梯上七楼的好习惯。

  最初遇到茄子,其实就是在左边的那一乘电梯里。

  我有睡懒觉的习惯,总是等到上课铃响过之后再悠闲地走进学校的大门,丝毫闻不到校园里清晨的喧闹气氛,清净地像是疗养院。开学一个星期之内,在班主任还没有把学生的长相和名字对号入座的情况下,我就那样悠然自得地乘了一个星期的专人电梯。

开学的第二个星期一,我就被大铁强烈地鄙视了,原因是我似乎开始发福了。妈的,我堂堂热血男儿,居然被一小妮子鄙视为“发福”,心里憋的啊!于是我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从明天起,步行上七楼。

  第二天,迟到依然,可是电梯是绝对不能坐的了,再怎么也得瘦给大铁看,好挽回男人的自尊。我踌躇满志地往楼梯口走,经过电梯间的时候,眼底一亮,我敏锐的余光捕捉到了那见不得光的一幕,一小团黑影迅速闪进了左边的那一乘电梯,背后红色的小书包毫不客气地暴露了她的身份。

  “等等~~~”我下意识地叫到,邪念应运而生。

  我冲到电梯门前,快要关上的电梯门也缓缓打开了。刚才那个小朋友独自一人站在灯光昏暗的电梯里,背带是鲜艳的红色。我故作不满地往前踏了一步,皱起眉头说“怎么这么多人?真麻烦!”

  我退出来以后,电梯门就关上了。最后的缝隙里小女孩顿悟后一脸的惊恐极大地满足了我恶作剧的成就感,我就那样洋洋得意地膨胀了一整天。

  更值得高兴的是,大铁说我确实是比昨天瘦多了,健健康康的感觉,看起来还蛮帅的。听过之后我更是HIGH地不行期望赶快放学我好回家照镜子。我是个果断的人,因为我当天下午就决定下楼到学校对面的精品店买一把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小镜子。这样以后有人夸我帅的时候我就不用苦苦等到夜黑风高再急匆匆赶回家照镜子了,在教室里一样搞定。课上课下,走廊厕所,并且随身携带,轻松便捷。

  在我带着我亲爱的镜子风风火火赶回学校的时候离上课只差一分钟了。于是我当机立断地钻进了刚下到一楼的电梯,跟着我涌进来的,还有一大帮严格遵守学校请求的好学生。狭小的电梯里我的领域逐渐缩小,不一会就被逼到了墙角,只听身后很靠下的方位传来两声故意的咳嗽,我回过头才发现这样窄小的角落里居然还站着一个更加窄小的人,如果不是这两声咳嗽想想这样的一个小孩还真得被我给压死。我赶紧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让出足够栖息的空间。

  出了电梯我才终于有机会发现,这个被我从角落里解救出来的小孩就是早上那个背着红色书包的小朋友。并且,和我走进了同一间教室。

  在我一脸诧异地看眼前这个穿着紫色外套个子小小长相接近初二水平的小女孩的时候,她抬起头一脸纯真地对我说“我叫茄子,和你一个班的”。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晃动着手里那把小巧的镜子。我的眼睛就立刻黑了下来,心里后悔怎么就那么大意把镜子掉在了电梯里还偏偏被这冤家给捡到了呢?果然不负众望,可爱的茄子小姐一边把镜子递给我一边大声叫到“同学,这是你刚刚掉在电梯里的镜子。”妈的,一句话给了我两条罪名,真是的!以后,以后人家还怎么见人呀!

  尝到了这女人了厉害,终于明白了女人惹不得的道理,尤其是这样短小精悍的女人,浓缩的就一定都是精华,人精啊!

茄子成为我同桌之后,我终于总结出来之所以开学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她和我一个班都是她身材的问题。至于到很后来才发现我们放学  同路就更是她的问题了。不,也许我也有错,因为我走路一向都是平视的。

  每次我鄙视她的藐小,她都会毫不留情地鄙视回来“看看你这么大一堆,真碍事。”我无言,女人惹不得。

  茄子成了我的同桌以后大铁就坐到了我的后面。我本来以为大铁这种疯女人已经成精了,疯子的极限。茄子来了才发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第一天两个人就为了一个苹果打到睡在地上打滚,两个黄花大闺女讲黄色笑话讲到我听着都不好意思了,晚自习的时候还非要变什么魔术结果一人解下来一根鞋带子当工具最后穿来穿去怎么也穿不回去还得逼迫我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

两个女人一台戏。我兴致来了就看她们两个闹会儿,看得困了就趴下去睡我的觉。整个高二的生活就被这样被她们绞地一团糟,更愤怒的是,茄子从来不抄笔记,总是用暴力逼迫我孜孜不倦地抄啊抄抄错了抄漏了抄得不好看了就挨打,还信誓旦旦地说这种粗活就应该男人来干。苦命啊我!每次好不容易股起勇气想还手,一看到她一脸稚嫩地冲我眨巴着眼睛,我就觉得我有劣待儿童的嫌疑,所以只有忍气吞声由着她欺负了。尽管这欺负在她看来是理所当然。

  茄子是个名副其实的人,所谓名副其实,就是她每天都穿紫色的衣服,看上去就是一只发育不全的小茄子。可她最喜欢的却是我的那件黑色外套,她说她很喜欢那种布料的手感。我穿得多了她又闲我不爱干净老是不换衣服。

  茄子很能疯,人缘也很好。她似乎跟每个人都能很快找到话题,然后故事笑话多得一箩筐。从纯情的到带颜色的,从爆笑的到冷得鸦雀无声的,所以有一阵子她被我们亲切地称为故事大王。

  她似乎很喜欢讲故事,最大的满足就是讲完故事之后能够听到身边一群一群的哄笑。即使是我们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她也总是唧唧喳喳讲个不停,讲得HIGH不过就一个人仰天长啸,再高兴一点的时候就一个人很大声地唱歌,唱到一路上的人都斜着眼睛死望我们。再再高兴的时候干脆就一蹦一跳地胡乱挣扎。我说你好好一女生能不能含蓄点,她说这是本色是本色,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

我确实是个反应愚钝不容易开窍的人。因为我久以后我才找到规律,那就是茄子其实从来没有认真唱过一首歌,讲的故事里面也没有一个是关于她自己的。

  茄子很不喜欢听别人讲故事,每次她都把发言权掌握在自己手上。可她对于我讲的故事似乎很有耐心,自从我跟她讲了《冰之魔物语》之后她一有时间就缠着我给他讲那个发生在魔物和人类之间的故事。有时候她会问我一些没有来由的问题。比如以后想要开一家什么样的店,我说我想开一家烧烤店自己一边烤一边吃,我说完她就开始笑,死都不停地笑,声音快赶上狼嚎了。我就不明白我的理想就那么好笑吗?这也太打击人了把。

  重点班的气氛始终是压抑的,你再也不能像初中那样悠闲地心安理得,有时候多睡了一小会儿抬起头谁谁谁就又比你多做了一张试卷,看得我心里那个内疚啊。所以我和茄子就这样在我们的高二里一边内疚一边悠闲着。所谓内疚,主要是因为我和茄子都不喜欢听课。总在老师讲地慷慨激昂的时候在下面狂翻小说。小说看腻了就迷上了看杂志。文汇是我们每期必买的杂志,并且半月刊,不用我们等地太辛苦。我和茄子总会算好每一期到货的时间,然后冲到书店去买回来,我们很懂得节约资源,因为说好我买上月刊,她买下月刊。

  茄子喜欢玩网游,总是跟着我们一大群男生玩CS,居然还每次都要拿AK47。可我最喜欢的还是RPG,我觉得那样比较真实,更容易找到英雄的感觉。所以茄子就陪着我并肩作战,我玩女的她玩男的,然后向结婚的方向发展。每次我叫她去申请新游戏的帐号她总是桌子一拍就拖着我逃课去网吧然后一起把名字起成一对一对的,就连A3刚出来的时候也是牺牲掉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去申请的帐号,坐我旁边她满不屑地说“不是说成人游戏吗?这什么也没露呀!”幸好旁边人带着耳机呢,要不然我的老脸都不知往哪搁了。

茄子每天中午都会买一杯奶茶,并且奶茶的包装袋每天都会不一样。她说她是在搜罗学校附近所有的奶茶,找到最好喝的那一种。在我告诉她奶茶也是我的最爱之后,我们就利用了一个晚自习的时间画了一张学校附近地区的地图,并且把所有的奶茶店用红色的圆圈圈了起来。然后茄子决定她从学校对街出发,我从学校这边出发,一家一家地试,一定要找出最棒的奶茶店。这个问题在一个星期之后就得到了解决,那天中午我们喝着手里的奶茶坐在位子上对学校附近所有的奶茶店下了最后的判决,手里捧着的是同样的8+8的奶茶杯。

  从那以后,我们对于奶茶的消耗量就由每天一杯升级为每天两杯。除了中午,晚自习之前的空挡我也会被茄子拖下楼去8+8买一杯原味奶茶。然后再去附近的小吃店买点好吃的。我们喜欢鸡排。搜罗这个就比奶茶容易多了,因为学校附近总共就只有两个鸡排供应点,一个在公共厕所旁边,另一个则是学校对面花圈店老板的附属职业。我们一人试了一家并且交换着吃过之后很快地统一了意见,那就是花圈的鸡排比厕所的鸡排好吃。

  从那以后我和茄子干脆午饭也不好好吃了,一放学就拿着8+8的奶茶和花圈店的鸡排往网吧冲。班主任对于上网是绝对不允许的,声称抓到了就请家长外加停课。所以我认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最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在学校附近上,要上就要找个刁角巷子什么的去上。可是茄子坚持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况且那些刁角都是旺铺,人很多去了一定抢不到机。所以我们就把老巢定在了离学校不到一百米的那家网吧。开在街面上我都不说,空气污浊我也没有多大意见,我就是看那网吧的招牌不爽,好好一个网吧居然叫什么“天网网吧”。天网恢恢,疏而不露。听着就悬。还好可能大家都净网刁角跑了,天网里总是空荡荡地没多少人,我和茄子一人办了一张会员卡,这就是我们的第二个家了。

  生活很有规律,茄子渐渐习惯了迟到,我总在上学的路上碰到她然后一起坐电梯上七楼。如果早的话我们就先到学校旁边吃点煎包趁早自习下了之后班主任不在的空挡溜进教室。

  我和茄子都是很聪明的好孩子。具体体现在无论我们怎样虚度光阴也考得不算太差总在重点班的边缘徘徊,以至于老师恨我们恨得咬牙切齿也拿我们没有办法。况且茄子数学第一我外语第一。这可不是混的,都是努力的结果啊!我所有的英文CD里的歌词都被我研究地透彻了。而茄子除了数学什么都不学,一碰到难题就开始歇斯底里,发疯似的乱挣扎。曾经看到她因为一道几何题死都做不出来也不愿看答案尽管把自己弄地精神恍惚困扰了一整天。最后还是晚自习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做梦想出来的辅助线。我很钦佩地问她为什么对数学这样认真的时候茄子告诉我都是从前被她的数学班主任逼迫得怕了,那个女人才叫做女中豪杰,20出头长地挺漂亮的却对工作比谈恋爱还上心,一有时间就往教室跑逼着她们做题,做不好还打人。茄子说的时候一点都不厌恶,似乎还有一丝怀念和骄傲。那是她说过的唯一有关于她从前的事情。

  我们就一直这样晃着晃着,晃到8+8和花圈店的老板都认识我们了,晃到《冰之魔物语》的第一本书快讲完了,晃到我和茄子CS组合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晃到大话可以结婚传奇可以穿上新衣服了。晃到我们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终于来了。只是那天晚上,茄子收到了一张明信片。

  其实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很仔细地研究了那张匿名的明信片。短短的几行字“茄子:祝  圣诞快乐  记得要开心”邮戳上模糊的地址来自不远的小城。具体方位我也不大清楚,只是记得和我们的城市隔着一条浑浊的扬子江。

  那个英语晚自习,教室里开着热闹的Eglish party。大家起哄要茄子唱一首歌,茄子点了刘若英的《人之初》。“那一天那一坐阳光灿烂的跨海大桥,你说只要一直跑,那一边就是我们的天涯海角。那一夜,那一坐星光灿烂的白浪滔滔,你说我们很渺小,躲也躲不掉,命运的心血来潮……”第一次听到她这样认真地唱一首歌,茄子的声音很厚重,在嘈杂的叫嚷声中清晰地浮现,柔软地颤动着。和从前唱歌的声音大不相同,这一次才是认真地诠释,声音里凝聚着很适合的温度,把身边的寒冷融化。仿佛冬天低温的水蒸气触到她温热的眼睛上,慢慢凝成温润的液体。然后听着听着,我就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了。

  后来的时间,茄子和我坐在角落里,礼花雪泡在身边尽情地沸沸扬扬。

  茄子说,我想寄一张明信片,可是我不知道邮编,也不知道地址。

  那天晚上,班上的人浩浩荡荡去了KTV,大铁本来想怂恿我们一起去,结果被茄子拒绝后生气地走了。

  我和茄子去了江边,沿着那条横跨长江的大桥一直往前走。她小小的身体在我右手边轻微地晃动。冬夜里寒冷的风把冰凉从衣领顺着脖子向下灌。我开始冷得只打哆嗦了,不知道茄子冷不冷。只是风太大,吹乱了头发,我看不清她的脸。走到桥心的时候茄子停了下来,她倚在桥边的栏杆上往对岸望。

  我站在她的身边,看风和夜色在她的脸颊刻下柔顺的弧度。头发刚刚长到肩膀以上,犹豫地飘起。那细柔的发丝,一定有着最温顺的触觉。一瞬间有了身手触碰的冲动,并很快被自己扼杀。没有人说话,我们就这样站在一起,体会车辆从我们身后经过,带来的微微晃动的感觉。两岸辉煌的霓红映在漆黑的江面,映出喧嚣和落寂深刻的反差。

  有风并肩吹过,带走我们身体里残留的温度。

  茄子忽然间开口了,她像从前一样仰起头,眨巴着眼睛,“他说过,分开了,就不要再见面。隔着长江独自思念着,只要快乐就好。”她像从前一样纯真地笑着,只是眼角分明夹杂着一丝磨灭不去的无奈。

我完全尴尬住了,不知道用什么表情什么姿势或是什么样的语言来作出反应,我有些害怕,眼前这个小小的身体,裹在一团巨大的忧伤中间。我不知道怎样跨越。

  后来大家都没有再说话。一直到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我就那样傻傻得跟着她来再跟着她回去,一路上没有一句话。只记得江边的霓红映在她的脸上,映出一半明亮和一半深刻的落寂。

  那个画面模糊的平安夜,匆匆上演又匆匆落幕。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忧伤内幕却仅仅只留下透明稀薄的影象,好象,一场刚刚醒来的梦。

  第二天梦醒后,茄子就又恢复了从前没心没肺的样子,背着她的小红书包穿着她茄子一样的紫色衣服蹦蹦跳跳来上学。我也装傻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茄子还是会做出一些很出乎意料的举动。

  那天晚自习,茄子突然指着天花板对我说,你看,上面有个洞。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雪白的天花板上怎么也看不见哪有一个洞。我疑惑地说哪有啊?茄子一脸诚恳地回答有啊有啊!你看,在那!我脖子都扭酸了也没看到什么洞不洞的,转过头发现旁边的人都被我们白痴一般的举动吓地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几个心理素质好的就在那笑地快咽气了。我才明白过来那个死茄子居然在耍我,于是操起一本书就砸了过去。疼地她一脸无辜地。

  月考的成绩下来了,我和茄子的名字被挂在了名次表的落款处。大铁似乎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茄子问她成绩也不理人。考第三的满教室到处跑逢人就说“怎么办呀,这次考砸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茄子说人真是很虚伪的动物,她说真恶心,真恶心。

  茄子和大铁不像从前那样疯了,茄子也不再拖着人就讲故事了。她只是听我讲,讲魔物布拉德和人类依修卡的爱情。

最近发生了一件另我和茄子都很郁闷的事情。那就是8+8的老板疯了似的每天放刀郎的歌。用茄子的话说就是刀郎的歌听不得,沾上一句你这一天就完了。冷不丁地就唱了起来。又不是什么好听的歌,在那唱来唱去像个民工。所以每次我和茄子去买奶茶都会很大声地唱着“太阳当空照”或是“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生怕刀郎诅咒似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弄地老板以为我们读书读出毛病了。茄子说她以后要当个猎人,把那什么刀郎棍狼大灰狼全部捕得干干净净。

  一天中午,茄子没有和我一起去网吧。中午我带着买给她的奶茶回到教室的时候她正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我一过去她就慌忙收了起来。半个月以后我终于知道那是为了存钱。而存钱是为了可以去学她一直喜欢的画画。因为家里不允许,她只有偷偷地自己存钱交学费。

  茄子高高兴兴地跑来告诉我她终于凑齐学费学画画的那一天正是文汇下半月刊到货的时间。中午我和她趴在桌子上看她刚买来的文汇,我转过头问她究竟是怎么这么快存到钱的。她想都没想就顺手一指。指的是我们正在看的那一篇《红苹果烧烤店》。作者处的名字是“8+8的奶茶好好喝”。我吓了一跳的同时顿悟过来。什么破名字吗,也只有她这个傻子想得出来。

  但是我还是有些生气了,因为茄子把我梦想开烧烤店的事情写进了她的文章里。她还写到“那个傻子的梦想是开一家叫做红苹果的烧烤店,并且一边烤一边自己吃。”我觉得自己被卖了,被这个一脸纯真的女人给卖了,换回的是一学期画画班的学费。所以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来冷落她,结果换来了茄子的不屑。倒是我自己,漏掉了整整一期的文汇。

  茄子终于如愿以偿地开始画画了,她说画室里充斥着木头的清香,安静的时候只听地见铅笔沙沙的声响,她说如果任何事情都能像铅笔画一样单纯就好了,如果什么都不用改变,那就好了。每个晚自习茄子都会给我讲有关于画室的事情,讲累了就仰起头看天花板,看上好几十分钟看到我都替她的脖子担心。

  茄子画画确实有很大的进步,学期末快要结束的时候茄子就可以基本掌握水彩的绘画方法了。她拿给我看的第一张画,画的是一个正在把信投进邮筒的小女孩。陌生的场景中,小女孩吃力地颠起脚尖,小小的个子纯真的小脸。没有红色的书包,却穿着一件紫色的外套。身后蓝得透明的天空上洒下温暖的金黄色阳光,地平线的防线隐隐约约看到一排低矮的平房,宁静超脱的感觉。

茄子说这副画叫做“希望”。我想问她,女孩手里握着的,是不是一张没有邮编没有地址的明信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会有希望吗?不过我没有说出来,因为看到她脸上纯真的笑容,干净地不识人间烟火。茄子说,总有一天,我会去到这个宁静的地方,带着我的颜料和画笔。那里的天花板没有洞,只是门外充斥着无穷无尽的阳光。

  天气越来越冷了。茄子总是穿地很少然后冻地浑身发抖,可她还是穿着那件紫色的外套在我身边骄傲地走着。我也仍然穿着我那件黑色的外套好象跟她比赛固执。我们依然每天迟到每天坐电梯每天打游戏看杂志,我依然每天给茄子讲《冰之魔物语》,她依然在每天晚自习的时候跟我讲画室里宁静的木头香讲累了就抬起头很久很久地凝望着天花板好象那里真的有个洞一样。

冬天快要结束了,期末考试快要来了。

  《冰之魔物语》讲到一半的时候整个学期就到了尾声。拿成绩单的那天我被茄子拖者在教学楼里来来回回坐了四次电梯,然后跑到8+8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奶茶,那天单挑CS的时候我第一次没有刻意让她却还是被她攻地措不及防。最后分开的时候茄子很郑重地说了再见,笑容里的的表情好象那个似乎要被遗忘的平安夜里的一样,一丝丝的沉重。于是那个小小的紫色背影就成了茄子在我记忆里存在过的最后证据。

  新年的热闹气氛还未褪去,我乘着电梯回来阔别以久的教室之后,茄子的位子上就一直空空荡荡了。好象蒸发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大铁又坐了回来,班上的人也没有察觉似的继续按照轨道生活。可是我的轨道不见了。

中午一个人跑到8+8买了一杯奶茶,带着花圈店的鸡排坐在网吧里上传奇。可是鸡排辣椒放太多奶茶奶味太重传奇服务器也出问题怎么都上不去。一个人,身边总像少了什么。我抬起头平视前方,偶尔还可以幻想一下,幻想身旁靠下的地方还存在着那个紫色的小小的身影,的确存在着,只是我看不到罢了。

  文汇二月的下月刊终于出来了,以往都是茄子买的,这次没的跑了。晚自习,我坐在从前的座位上一个人翻着文汇,注意到了一篇叫做《天花板上有个洞》的文章,真正吸引我的是题标旁边作者的名字:猎人捕刀郎。

  这是一个关于离开和驻守的故事。他义无返顾地走向了他自己的梦想,到江水的对岸。她留在原地,穿着他偏爱的衣服喝着他习惯的奶茶画着他喜欢的色彩玩着他用惯的AK保留着从前一起笑过的笑容唱着从前一起唱过的歌。即使知道再也回不去了可还是死守着在一起时的习惯。直到她遇见那个木讷的傻子,那个梦想开一家红苹果烧烤店并且一边烤一边自己吃的傻子。她喜欢听傻子叫她茄子,好象从前他叫的那样,似乎能够想象他从前望着她的样子,他说,茄子,茄子,每个人叫你的时候都是微笑着的。

  故事的最后,她发现了教室的天花板上有一个洞。她不停地张望,她觉得那个洞里会有阳光射下来,暖洋洋地洒到脸上。可是没有人相信她,就连傻子也不。她说如果有人相信,她就跟着他走,天涯海角。

  我愣住了,我没有告诉她我是愿意带她走的。我没有告诉她从第一天起我就习惯了照顾这个个子小小一脸纯真的小孩,和她一起我就会很快乐叫着她的名字我就会觉得很幸福,茄子,茄子。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黑色的外套所以我才天天穿着都不换,我早就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怕被看穿寂寞的小孩总是疯啊闹啊把自己弄地没心没肺,我早就知道你希望从天花板上看到一束温暖的阳光那样你就有了足够的理由留下或是逃脱,我早就知道画里面那个小女孩手里握着的明信片是有地址的,地址就是我这里。

可我不知道你是那样迫切地渴望着解脱,那样脆弱无助地在充斥着瑕疵的现实中被逼地无路可退。每次看到你沉默失望的样子我就觉得心疼,觉得想要保护你用我尽所有的力气。你渴望的纯真和完美,包裹在弥漫的背离虚伪矫情浅薄中间,摇摇欲坠。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再久一点点我就可以擦掉圣诞夜那晚关于他的记忆,带着你一步一步往前走,给你所有望尘莫及的单纯。可是为什么,就差那么一点点?

  坐在茄子从前的位子上,我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用茄子从前望向天花板的姿势抬头,感受头顶若隐若现的温暖阳光。

  “你在干吗?”大铁疑惑地问。

  “你看,天花板上真的有个洞。”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